商品搜索
轮椅之家商城
您好!欢迎光临轮椅之家商城 
文章正文
坐在轮椅上的女速降车手Tara Llanes:生命斗士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4-11-08 09:56:4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脊髓是从大脑延伸出来一束又长又细的神经组织与支持细胞。大脑与脊髓合并起来构成中枢神经系统。脊髓基本上就是大脑的声音。如果你骨折了,骨头会复原。如果你弄断韧带,手术可以重建。但是如果你严重伤害脊髓,身体就再也无法如常工作。人生的现实面就是,随时在一瞬间就会完全改变。骑着车高速驰骋狭窄林道、飞过跳台、跃下落差,将自己暴露在受伤的因子之下。但我们都会说:值得!有时听说别人摔车瘫痪,虽然我们都会给予最大的同情,但是大部分的人却不会想,这种事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脊髓是从大脑延伸出来一束又长又细的神经组织与支持细胞。大脑与脊髓合并起来构成中枢神经系统。脊髓基本上就是大脑的声音。如果你骨折了,骨头会复原。如果你弄断韧带,手术可以重建。但是如果你严重伤害脊髓,身体就再也无法如常工作。人生的现实面就是,随时在一瞬间就会完全改变。骑着车高速驰骋狭窄林道、飞过跳台、跃下落差,将自己暴露在受伤的因子之下。但我们都会说:值得!有时听说别人摔车瘫痪,虽然我们都会给予最大的同情,但是大部分的人却不会想,这种事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不去这样想并不是因为没同情心,而只是想仍保持理智去骑车。瘫痪的剧变我们排除视线之外,脑袋不太去想。常听见有人说,如果真的瘫痪了,还不如就被一枪毙掉。那样的灾难是难以想像的。这样的意外会摧毁人生中所有东西。如果真的发生了,那就没得回头。但在那最阴沉的瞬间还有一丝美好,因为只要我们够坚强,就能在那黑暗之中找到光明。在这篇文章中,一位女性被丢入了所有运动员最不想遇到的深渊……但是她正努力重新爬出来。她定义了什么叫坚强。Tara Llanes,谢谢你,与我们分享你的经验。——Riley McIntosh

意外发生在2007年九月。现在回想我猜大概是在下午两点。那年我三十岁。意外发生时,最先跑到身边有两个人,一个是车手Bryn Atkinson,还有一个是帮忙设计跟建造路线的人。他是个心地很好的人,我却完全忘记他的名字了,我真是个混蛋。这是我记得头两个奔向我的人。我只记得当时躺在烈日下,看着Bryn,握者他的手说:“我还想走路……我还想要骑车,我还能再骑车,对吧?”

急救人员很快就到达现场,然后问了我一些例行问题。“你这里有感觉吗?那边有感觉吗?今天是几号?”很奇怪的是,我觉得重重地摔到头,但是我不记得他们有检查头。他们却检查我觉得还好的脖子跟背部,意外经过了六年,那一瞬间仍记忆犹新。

“我在加州West Covina出生,其实就是洛杉矶,但是从5岁到18岁,都是在加州的Brea生活。Brea位在橘郡里,那里有许多山丘,所以很幸运地我能从家里骑车到Chino Hill州立公园。其中一条我最爱的路线叫Fullerton Loop。我把这条路线形容成山地车在都市中的突击。相信我,如果你不知道路线,保证你会迷路。我就是爱这点,我清楚知道该往哪边走,熟稔于心就像自己是那里的一部分。

我四岁时父亲去世。他的名字叫Tobias Eugene Llanes。我是独生女,所以父亲走后只剩我跟妈妈,我们感情非常亲密。我妈也是独生女,她总是想多生一个小孩,但是父亲走得早,妈妈也没有再嫁。

我大概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开始骑BMX。每次坐车上高速公路都会看见那个BMX场,于是在加州的橘郡Orange Y BMX场展开了我的BMX生涯。

bigquotes大概在十六七岁开始比登山车赛。高中时我在Sport Chalet打工。没有太多人知道我以前帮Rotec出赛时,其实也在那边工作。Rotec当时被一个制造飞机零件的人经营,在比赛以外的时间,我就去帮忙接送这些零件。”——Tara Llanes在Haro车队那时,我争取到去加拿大Mont Sainte-Anne世界杯出赛,但是直到1997年跟Specialized签约之后,我才真正世成为世界杯车手,大概花了五年的时间,才让我在欧洲、亚洲、南美世界各地出赛。1999年我为Specialized车队拿下的世界锦标赛双人曲道赛(Dual Slalom,DS)冠军,大概是我最骄傲的时刻。那年是在加拿大Mont Sainte-Anne,观众非常疯狂。到了决赛面对的是最大的对手,Katrina Miller,最后我赢了。虽然拿下世界锦标赛冠军,但当时DS赛并不是正式项目,所以我从来都没当过正式的世界冠军。在2000年UCI将DS赛纳入正式比赛。那年世界锦标赛我拿了第二,排在Anne-Caroline Chausson后面。我也拿过1999年X-Games金牌、2002年DS国家冠军、2006年美国国家下坡冠军。

我想要借这个机会,对大家表达内心最深的感谢:我的丈夫、我的母亲、朋友Clair与Aaron,还有另一个好友Laquita。每当我低落,需要有人拉我一把时,他们就是会听我说的人。他们知道我会为他们做任何事。

经过这六年的历程,想对我的家庭表达最深的感谢与爱意:我在南加州的朋友。我的挚友Fee,愿你安息。Jaymie、Hels、Jo。我的医疗团队Jen与Anne、EZE、Polly、Leah、Ian、Kiwi与Laura、Candi、Lauren与Miller、Brian与Beth Hawkins、Nicki与Diane,还有前教练James。Tylor Issacs与CORE的每一个人。每个帮助我进行Tara Llanes经典赛的人:Brian与Thayne Bolin、Mike Stewart、Daniel与Kim、Renee Anderson、Patrick、Kathryn、Dillion、Toshi、Deanne、Monica,与所有的参赛者、志工、赞助商、媒体,还有在Northstar的每个人。不离不弃的赞助商:捷安特、Shimano、Smith、Troy Lee。感谢Suzy Kim、Tania、Rafer、Os医师、Reeve-Irvine研究中心的每个人。还要谢谢我在卑诗省的朋友:Lindsay、Daamo与小Mac、Sara与Tamara、Chantal、Nat、Kelly Smith、Rob Mulder、Phil与Liette和Danielle。Lou、James与Obsession的每个人。Jeremy、Mike与Speed Theory的每个人。还要感谢所有帮助过我修理轮椅或是手摇车的车店。还要谢谢Riley与Pinkbike做这篇专访。我希望我没有漏了谁,但如果真漏了我感到很抱歉,但你知道你是谁。

浏览 (823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Copyright (C) 2002-2017 All Rights Reserved. 轮椅之家商城
服务时间:周一至周日 08:00 — 20:00  全国订购及服务热线:400-963-1101  010-56229260
联系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五棵松西翠路17号紫金长安3号楼1单元B1-4